食品模型 开启新兴市场

2017-03-03

       12月12日,第二十三届广州酒店用品展览会开幕。当天,C区展台一碗足有半人多高的巨型面条,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参展客商,他们纷纷与面条合影,手握长筷,张开大口,作“饕餮”状。

 

 

        “吃不得也!这碗尤溪大条面是假的!”这家食品模型公司的董事长傅树华在现场忙着亲自讲解。来自福建福州的这家企业已是展会的“常客”了,几年前参展时体量还很袖珍,经过十年发展,已成长为全国技术领先的食品模型企业。

 

 

       这一切都缘于傅树华在日本的游学经历,对中日饮食文化的痴迷成就了自己的食模事业,同时他正努力追寻日本乌冬面与尤溪大条面的渊源关系。

 
 

“剁椒鱼头”太逼真,老鼠偷吃上了当

 
 

 

 

       食品模型正在开启一个新兴的市场空间。

       东方五星食品模型公司位于福州市金山科技园的厂区内,日常摆放着1.7万多盘仿真菜,菜品达7000多种,川菜、粤菜、闽菜甚至欧美的西餐菜式,各色菜品几乎都能在这里找到,福州本土的餐饮企业大厨们常常带学徒来厂里汲取灵感,创新菜品。

       据傅树华介绍,他上世纪80年代赴日本留学,发现日本的餐饮店为了展示菜肴的特点,会在店门口设置橱窗,陈列明码标价的食品模型,一盘盘仿真菜肴就是一张张立体菜单,提高了餐饮店的品位及信任度,“在日本,即使像沙县小吃这么小规模的餐饮店也会摆出食物模型呢”。

       回国后,傅树华成立了食品模型公司,决定把日本人的技艺传播到家乡。

       “别看小小一盘假菜,真正做到惟妙惟肖,也不是容易的事。”傅树华说,在探索食品模型制作技艺过程中,他深深体味到日本人的“工匠精神”,10道工序环环相扣,稍有不慎,满“盘”皆输,一盘精美的假菜“破了相,颜值降低,就作废了”。

 

 

       傅树华从日本专门聘请了两位资深业内人士做技术顾问,手把手教授员工技艺。经过一年多探索,东方五星公司发生了一件趣事,“我们制作的一盘‘剁椒鱼头’,由于太像真品,有一只老鼠跑进来把模型啃掉了半边,新闻媒体争相报道”。

       “食品模型最大的优点在于环保和节约。”傅树华给记者算了一笔账,餐饮店摆在柜台上的每道菜,成本如果是5元,一年365天的成本就是1800多元,如果摆放3年,成本是5600元。而购买一盘食物模型只需花费300元,可以用3年,“一盘普通的菜三年可节约5000元以上,更不要说鱼翅、鲍鱼这些名贵的菜品,如果一家酒店对外展示柜台有100盘菜,三年内就能节约成本50万元。”

       当然,国人刚开始还不太容易接受这样的观念,傅树华从业以来听到最多的就是客户在说“在外面摆盘的菜我们也可以卖掉”。

       “《食品安全法》出台之后,对于摆盘食品的监管越来越严格。在日本,摆盘食品是绝对不可以‘回锅’的,消费者如果投诉,餐饮店会受到严厉惩罚。中国也应该这样。”傅树华说。

       经过十年发展,由于市场独特,工艺门槛高,东方五星已成为国内著名的食品模型企业,去年在广州还开设了分公司。

 

 
 

追寻日本乌冬面与尤溪大条面的渊源

 
 

 

 

       “这是我们福建尤溪的美食——大条面的模型,”无论参加广交会,还是厦门“9·8”贸洽会,傅树华总是带着那一碗硕大的面条模型,不厌其烦地向客商们介绍,“老外对中国的面条特别感兴趣,尤其是碰到日本来的客商,我总是用日语告诉他们,日本的乌冬面很可能源自尤溪的大条面。”

       傅树华说,他家的保险柜里珍藏着一柄祖辈传下来的尤溪切面刀,这把刀从爷爷传给父亲,至今有上百年历史了。如今的大条面大多用机器制作,切面刀已经退出历史舞台很久了,要在民间找一把切面刀都像海底捞针了。他不但完好保存了这把切面刀,还特地让人复制了一把作为纪念。

       他珍藏的不仅仅是一把刀,更是自己多年的“大条面情结”。

 

 

       傅树华1988年留学日本。在日本新宿日语学校的一堂日语课上,老师介绍起乌冬面。他告诉老师,乌冬面和尤溪大条面一样,可能是从他老家过来的。他的说法引得中国留学生哄堂大笑。别人把它当傅树华的思乡笑话看,傅树华却心里暗暗认了真。1995年,傅树华回国后,开始着手研究尤溪大条面的文化。他每年自费往返日本三四趟,收集关于乌冬面与大条面的相关资料,为此他还考取了一本“乌冬面资格证”。

    他发现,在制作技艺上,日本乌冬面与尤溪大条面的制作程序如出一辙,因此他固执己见,认为至少有700年历史的尤溪大条面就是日本乌冬面的前世 今生。

       为了寻找证据,傅树华多次专程飞赴日本乌冬面之乡香川县,研究日本面食文化。

       香川县的口头传说是,奈良时代(唐朝),当地的空海和尚(弘法大师)由中国带回乌冬面的制法传授给赞岐人。日本不少学者30多年来数次来到中国寻找乌冬面源头,无果。他们倒是印证了空海法师到过福州。据《福州开元寺志》中记载,唐朝时,空海法师因台风飘散至赤岸村(今属霞浦),后居住在福州开元寺。

       傅树华提出一种假设:上游尤溪之水注入闽江,流到福州尤溪洲,放排的尤溪人生活于此,木排上的船工会把尤溪大条面煮开后直接涮着闽江水来吃。空海法师从福州北上长安,或许走水路,从闽江路过尤溪。只是,空海是否在船上吃到尤溪大条面或途经尤溪时尝过大条面,目前尚未找到翔实记载。

       日本人川原浩听到傅树华说尤溪大条面和日本乌冬面的渊源时,感觉像是“天方夜谭”。他亲自到傅树华老家尤溪,惊讶地发现当地到处都是“乌冬面”馆。川原浩认为,日本乌冬面的原始吃法像尤溪大条面那样拌着吃,或许有一定渊源。

       川原浩发了一封信给日本香川县赞岐乌冬面研究会,对方不但回复了,还邀请傅树华到香川县交流。双方在日本见面研讨后,香川乌冬面研究会副会长诹访辉生对傅树华的推论“很兴奋”。就这样,双方关于乌冬面和尤溪切面的友好交流延续下来。

       为了从文化角度梳理尤溪大条面的历史与传承,傅树华去民政部门注册了“沈城切面研究所”,并从民间广泛搜集切面刀、案板、擀面杖等传统制面工具,在尤溪县台溪乡古廊桥观音桥边辟出展馆,他聘请专业摄影师拍摄大条面视频,多次找尤溪县相关部门呼吁保护民间技艺。